当前位置 : 主页 > 自然通信 >吴慷仁、夏于乔:A咖的路超难熬

吴慷仁、夏于乔:A咖的路超难熬

阅读971
吴慷仁、夏于乔:A咖的路超难熬

吴慷仁入行五年多,最近人气攀升速度飞快,在TVBS新戏《A咖的路》饰演第一男主角音乐界传奇製作人,网路监测业者发现,网路上讨论他的声量一路冲高,连某周刊都拿他的陈年旧作上封面大做文章,无论如何吴慷仁人气看涨,而他自己从NO咖迈向A咖的历程也是个传奇故事,当年他有多苦?甚至曾经在街头捡垃圾,做资源回收⋯⋯

吴慷仁、夏于乔:A咖的路超难熬

「你要收视率?这就是收视率啊!」在直播电视上狂吻主持人,天才型製作人周书宇狂妄地撂下这句话就走人,TVBS新戏《A咖的路》第一集就丢下震撼弹,让许多观众的心被剧情拉扯,而周书宇饰演者吴慷仁的真实人生故事,高潮起伏完全不逊于戏剧。

我换过的工作,八大行业都有

长得帅、演技又好的吴慷仁是如今许多导演的最爱,除了是偶像剧一线小生,他还累积了电视剧、电影、短片等近卅部作品,去年更以《爱在旭日升起时》获得亚洲电视奖最佳男主角。但他自小父母离异,升国一的暑假,他跑去找与父亲同住的哥哥玩,当时大他一岁哥哥就已经在打工,每天的工作就是焊接水电箱,而这也成为吴慷仁人生中的第一个工作,当时他的心态很单纯:「就是想赚钱啊,为了买东西不要跟妈妈拿钱。」

▼做过四十多个工作的丰富经验,成了吴慷仁演戏时的营养养分

吴慷仁、夏于乔:A咖的路超难熬

吴慷仁完全符合孔老夫子的名言「吾少也贱,故多能鄙事」,细数自己曾做过哪些工作,他说:「水泥工、焊电箱工人、洗碗工、餐厅、中式、西式、咖啡厅、牛排馆、发传单、摆夜市、超市、收垃圾、捡垃圾、八大行业都有,大概有四十几个工作吧。」他自己有点不好意思:「反向思考,其实也代表我比较不定性啦!」

捡垃圾被嘘,做工被骂三字经~

这段打工岁月从13岁到19岁,吴慷仁曾在焊接时被火花烫伤眼睛,曾在捡垃圾时被人嘘,也曾在台南担任临时工,住在甘蔗园里的铁皮屋里,厕所没有门、得用柴火烧水、抽上来的水都是黑色,每天还被师傅们飙骂三字经,他耸肩笑笑说:「啊,没办法,我就听不懂台语,被骂也是应该的。」不过因为精力旺盛的他每天下课就在打工,上课时间几乎都在睡觉中度过,所以他高中毕业后就不打算升学,就直接开始工作等当兵。

临时工毕竟不稳定,后来他北上到台北,却在短短一年内换了六个工作,他检讨自己当时年轻气盛,脾气比较冲,「我自以为很优秀,但一直都被瞧不起,有怀才不遇的感觉,其实现在想想,是自己的问题,因为那时候还没当兵,心不定还很躁,后来因缘际会下去酒吧做调酒师,也认识了我的师父兼好朋友SAM(阿妹的男友)。」

演技被骂过、被笑过、被嫌弃过

没多久,他收到兵单,南下到台东当兵,台东生活步调慢、富有人情味,退伍后,能力强、人面广的吴慷仁也顺势在一位大老闆身边学做生意两、三年,没想到此时却接到SAM的电话:「他问我要不要到台北的日本酒吧学做技术,我想了想就上去了。」他没想到,这份调酒师的工作一做就是四年多,甚至还一度动念要到日本学习最正统的日式调酒,以为自己应该就是这样一辈子做下去。

在酒吧里许多广告界朋友邀请下,吴慷仁开始拍广告,当广告作品愈多,他的世界也愈来愈不一样,「碰到各式各样的导演,被骂过、被笑过、被嫌弃过,不过那不是不合理,是我真的表现不好,主要还是对自己不高兴。」后来他认识导演李启源,才正式踏进演艺圈。

吴慷仁在26岁时下定决心开始演戏,27岁他幸运地拍了偶像剧《下一站,幸福》,该剧平均收视8.23,在台湾偶像剧收视排行榜中仅次于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的10.91。他饰演的「花拓也」虽然不是男主角,但因为对女主角安以轩始终痴心一片,帅气外表也获得许多观众的同情票,引起外界对他的注意。

▼《A咖的路》收视开红盘让吴慷仁声势再度看涨,光是网路讨论热度便翻涨超过五倍。

吴慷仁、夏于乔:A咖的路超难熬

网路口碑声量预测 吴慷仁人气直升

根据DailyView网路温度计统计,吴慷仁的网路声量三月较二月暴涨560%,整体网路口碑有愈来愈高涨的趋势,且正评大于负评。除了新戏《A咖的路》剧情精采带动网路口碑上涨,热中社会运动的他,演艺工作虽忙碌也不忘FOLLOW各大社运状况并在网路上表达意见。《A咖的路》开播后网路声量走势图原本讨论度最高的是李政颖与夏于乔,但学运开始后,吴慷仁在个人页面上关心服贸议题,让他隔天的网路声量升高,远高于同剧三位主演的声量总和,身为知名艺人却也勇敢发声,让网友们直呼:「有GUTS!太A咖了!」

做回吴慷仁,出门把口罩拿掉∼

学着在生活中放鬆,吴慷仁从演员身分再回到自己的世界里,他把口罩拿掉、车也不开了,遇到有人想跟他合照签名都OK,「以前我看到他们对我指指点点,我就会生气、会不自在,但现在就放宽心,做回吴慷仁自己。」放过自己、回到生活的吴慷仁以真诚演戏,「就是莫忘初衷,把诚意拿出来、把招式丢掉,然后就轻鬆去演,我相信观众会感受到我的诚意。」

吴慷仁、夏于乔:A咖的路超难熬

夏于乔在TVBS新戏《A咖的路》中饰演怀抱星梦的「林维真」,出身于温泉民宿的她自称是温泉小公主,「曾拍过30支广告、番茄妹妹、豆奶小公主」,但随着年纪增长,她却逐渐成为别人口中的「过气艺人」,和她的真实人生真有几分类似。事实上30岁的她在15岁就接触演艺圈,入行时间几乎快是她年龄的一半,但自认没有观众缘、晚开窍的她,回首这段迈向A咖的路,其实是走得步步艰辛。

15岁试镜 失败100次

她在15岁时因参加《我猜我猜我猜猜猜》节目录影,获得「梦幻国中美少女」冠军,也旋即被经纪公司相中签约,但拿下冠军不代表成名,有经纪公司签约更不代表有戏演、有钱领。夏于乔印象很深刻,在国三升高中那年暑假,短短两个月内,她每天到处试镜,惨被打枪超过100次,她笑说:「当时年纪很小,没有面对镜头过,笑起来都是僵的,也不知道为什幺要试镜,只觉得好玩。」

▼戏里扮演努力重返A咖的过气艺人,戏外夏于乔的星路也走得步步艰辛。

吴慷仁、夏于乔:A咖的路超难熬

虽然一开始是父亲有星梦,希望女儿闯演艺圈,但夏于乔的母亲始终不赞成,坚持要她以学业为主,高中她多以拍广告MV为主,直到高三时有戏剧邀约上门,母亲更是激烈反对,坚持要她考上大学再说,「考上大学是赌一口气,因为那次拍戏是在中国,妈妈说如果考得上就去,因为她觉得我都在混⋯⋯」

这辈子最后悔的事⋯

她咬牙苦练扬琴、靠着术科考上文化国乐系,但一考上她就远赴中国拍戏,直到因为缺课太多,被系主任点名不准再请假,于是她做了一个这辈子至今最悔恨的决定——休学!回想当时的决定,夏于乔忍不住摇头:「音乐我念了一辈子了,从国小、国中、高中到大学,看看我所有的同学目前也都是做别的工作,当老师的不多⋯⋯但我还是很后悔,非常后悔大学没念完⋯⋯」

她后悔的是,自己没有在那个年纪好好享受大学生的生活、大学生的自由自在,即使可以再回头念完大学,但心境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她苦笑:「但以前哪懂啊!只是很开心别人在念书,我在外面拍戏。」但拍戏的生活却也不如旁人想像的轻鬆,《来自星星的你》中间大明星千颂伊落难演出配角被人恶搞等戏一整天的经历,夏于乔真的遇到过,而且身边没有都教授替她出气,「有次从中午吃完饭到现场,等到隔天早上八点,都没人叫我去拍戏,后来大家都準备收工了,我很紧张、鼓起勇气问副导,他才发现,啊∼原来他们忘了叫我。」

刘德华让我 好想唱歌

原本是父母的掌中明珠、又顶着当时最受欢迎综艺节目的「梦幻美少女」出道,却在片场成为「零存在感」的临时演员,当下她像是被重重打一巴掌,但乐观的夏于乔却愈挫愈勇,「那时候觉得很委屈,只想说好想睡觉,因为前一晚是在公园里靠着树睡觉,又冷又累,可是我委屈的不是被忽略了,而是∼哎呀,少演一场戏了。」

▼夏于乔国中时便以「梦幻美少女」的头衔出道。

吴慷仁、夏于乔:A咖的路超难熬

《A咖》第一集中,她饰演的「林维真」在海选比赛中,惨被人嘲笑,她坦言那场戏拍的最有感觉、点滴在心头,也记得自己当年的惨状,「我那时年纪太小,只是有点难过跟委屈,没有其他情绪在。」

从音乐出发,经历演戏、主持等工作,问她从何时开始有星梦?她说:「你小时候一定有那种想当护士或老师之类的梦想。我是在小五时第一次去看刘德华演唱会,我记得是中山足球场,我站在最后面,还拿望远镜看,远远的看刘德华好小一个,我看一看就哭了,一起去的表姊以为我很爱他,但我其实是突然有个念头,我好想站在上面喔、好想唱歌,然后就哭了。」

他们说我 抢陈乔恩的工作⋯

夏于乔坦言:「如果有一天梦想实现,我会很开心,如果没有实现,我日子还是得过下去,不会因为不实现而难过。毕竟我喜欢音乐不是这几年才开始,如果没有机会出唱片,音乐也一直都是我的兴趣、抒发情绪的管道,现在也一直都是。」

凭着亮丽外型,夏于乔机会始终没少过,她曾经分别跟自製戏剧、节目的经纪公司签约,但始终抓不牢到手的机会,偶像剧教母柴智屏曾钦点她和郑元畅主演《爱情魔戒》,但收视惨绿,她自己也很清楚「演得很烂,即使人家第一次肯给你机会,但没有下次了。」

她后来陆续担任过「通告艺人」,上节目被派砸,之后为了家计接下《台北红楼梦》主持工作,「我很不喜欢!要穿很少、还要谈论男女之间话题,但是为了赚

钱,还是撑完一季。」而好友陈乔恩正好在此时决定离开《型男大主厨》,请她来救援,虽然让她暂缓经济问题,但替代陈乔恩主持,却也引爆网民的怒火。

「很多人不能接受,认为我抢了她的工作,但其实如果了解我们的人,我们私下是非常好的朋友,她当时要去拍戏、我刚好没什幺工作机会,其实算互相帮忙,不过当然我还是很感谢她。」可是很多观众不这幺想,认为她抢了陈乔恩工作、又不会主持,凭什幺接下主持棒。

心虚到 误会摄影师在笑我⋯

如果说在片场被忽略、收视率惨败、上节目被砸派,是夏于乔在演艺圈的低潮,主持《型男》更可说是她出道以来所经历的黑暗期,而这段时间甚至长达三年。

「我当时的确不会主持,话都不会讲,跟木头一样,连笑容都很僵。当时每一天《型男》骂我的网页都是十几页,而且都骂很难听,这样就算了,甚至还会到我的无名小站骂。」

这三年期间她每天压力都很大,几乎每天都睡不着觉,「录影前一天会上网做很多功课、自己写手卡,请工作人员传食材资料给我,我想说如果我讲不出好笑的,至少我可以讲出一些有营养的话。录影完回家,一闭上眼睛就开始回想,第一场顺利、第二场顺利、第三场我说错话⋯⋯我是这样每天在过生活的,压力非常大。」就连一到摄影棚看到摄影师,夏于乔都心虚地以为对方在笑她。

记者忍不住问,这幺辛苦,为何要苦撑下去呢?她淡然说:「为了赚钱,因为我负责养家,需要稳定的工作来支付家计,没想太多,为了保住工作,要努力让自己更好,虽然不晓得这工作要干嘛,然后就很痛苦、很痛苦地每天都这样,看别人主持来学。没有人教过我,唯一教过我就是城哥(曾国城),但这也是需要时间来进步。」

我还没站稳 只是很幸运⋯

跌跌撞撞多次,表演终于开窍了,夏于乔也终于以实力努力证明了自己,二○一一年她以《型男大主厨》拿下金钟奖最佳主持人奖,二○一三年她主演的《总舖师》票房破三亿元,她在片中生动灵活的演技也获得好评,之后她陆续演出TVBS自製偶像剧《妈,亲一下》《A咖的路》第一女主角,戏剧邀约不断。

问她是不是正走往自己的A咖的路?夏于乔谦虚说:「其实我演戏一直都战战兢兢的,因为我觉得还没站稳,只是很幸运演了《总舖师》《妈,亲一下》,我其实很紧张,因为我进入这个行业很久了,机会时常来了又走、来了又走,其实我很担心我没有把握这个机会,它又走了。所以我会很慎重地走这条路,没想过影后,先把工作做好,至少以后我回想起来,我对于这一部作品是我尽力了,然后,也许希望至少有一个作品能获得大家的肯定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